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罗莎自顾自收拾地上的玩具添加时间:2021-04-18

  到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?

  光就相貌来说,夏海峰和青春洋溢的周兵和董昊差了十万八千里,就连王丽丽的爸爸王东,也比他长得好看。

  非要说花季少女不是外貌协会,也行,关键是王丽丽有可能会看上夏海峰的什么。

  要钱没她家有钱,要权没她爸有权,只是一个小小的化学学院院长,哪怕将来提成了副校长,也不值一提。

  裴戈意识到,自己必须加快速度了。

  现如今,先确定孩子的爸爸是谁,然后再询问具体的情况。

  翌日,裴戈去找了夏海峰的妻子,罗莎。

  之所以先去找罗莎,是因为邓明月发过来的资料里,确认罗莎和夏海峰在闹离婚,关系非常僵,已经分居了。

  罗莎不仅想要孩子的抚养权,还想让夏海峰净身出户,为此不惜打离婚官司。

  正好,他找的代理律师就是裴戈的同事,拿到了第一手资料。

  裴戈搬出事务所名头后,罗莎允许他进屋。

  她女儿在上学,家里只有罗莎一个人,正好方便谈话。

  裴戈接过罗莎递过来的茶水,匆忙喝了口,便道:“你不用去工作吗?”

  罗莎的表情短暂一僵:“你没听我的代理律师说吗,我是自由职业者,专门为杂志撰稿,没有编辑约稿的时候,就比较清闲。”

  换句话说,罗莎的收入很不稳定,如果得不到约稿的话,她就拿不到报酬。

  要养育小女儿,供她读书,会是非常大的一笔开销,罗莎一个人根本负担不起。

  “所以你才要尽可能的从夏海峰口袋里多拿些钱?”

  罗莎蓦地笑了:“王律师,你说话可真是直白啊。”

  裴戈微笑,将公文包打开,掏出录音笔:“毕竟要提升效率,长话短说。是这样的,我正在办理另外一起案子,可能跟夏院长有关,所以才找你问一下情况,不会对你的生活和诉讼造成任何影响。”

  简单开场白后,裴戈继续道:“我想知道,你为什么想要跟夏院长离婚?态度还很坚决。”

  一般情况下,孩子都已经开始懂事了,夫妻双方要做出离婚的决定并不容易。

  更何况夏海峰在财产分割问题上,和妻子并没有达成一致,闹离婚诉讼是非常麻烦的,一般人都不愿意撕破脸皮走到那一步。怎么说都算是同床共枕过,会留下些情谊。

  然而罗莎却在个人经济状况并不太优越的情况下,坚持要跟夏海峰离婚,坚持要带孩子走,肯定是夫妻关系已经到了无法磨合的地步,才会把事情做绝。

  还有一个情况,未来水世界的人口持续下降,婚姻状况直接影响出生率,政府一方面鼓励结婚,鼓励二胎三胎,鼓励冷冻精子卵子,另一方面严格管控离婚率,离婚需要经过层层审批,在调解确实没有任何希望的前提下,才会被审批通过。

  很明显,夏海峰和罗莎已经是调解失败后的状况,不然他们也不会分居。

  罗莎自顾自收拾地上的玩具,反问裴戈:“你是不是觉得老夏很好?有体面工作,是高级知识分子,看上去还挺面善,难以理解为什么我这个老女人,难以跟他将就凑合过?”

  裴戈连忙否认:“当然不是了,我对夏院长并不怎么了解,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他不满。”

  “为什么。”罗莎突然把一个玩具车扔到地板上,就像在撒气一般咬牙切齿:“如果你全心全意为了家庭忙活,可丈夫却对你态度冷淡,背地里还去找其他女人,你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?我不能。”

  裴戈当然也不能。她如果喜欢谁,谁背着她出轨,那就是在找死,男人和小三一起死。

  “你知道他的出轨对象是谁吗?”

  “不知道,他狡猾的很,在通讯录上改名字,在聊天软件上加昵称,今天是这个妹妹,明天是那个妹妹,我哪里知道具体是谁。”

  只要证明夫妻关系破裂,丈夫出轨,就能顺利通过离婚审批,打印财产官司,罗莎在律师时的指点下,没少搜查线索,可她还是无法锁定对方身份,只是保留了几张聊天截图,里面的内容不堪入目。

  裴戈看了聊天截图,觉得夏院长简直在狂刷下限,这样的人如何能在校园里面为人师表,会教出怎样的学生?

  现在老婆跟他翻脸,也不用顾及他的面子,所以律师小姐一问,就疯狂爆出黑料。

  学校里面的人应该还不知道夏海峰真正的离婚原由,他肯定会顾及面子,以“性格不合”为理由一笔带过。

  可是这些截图头像,在经过对比之后,和王丽丽所使用的头像并不一致。

  而且那些女孩聊骚过于熟练,充满了风尘气,也不像王丽丽会使用的口吻。

  无论如何,这算是证明夏海峰在个人作风方面有问题,存在多个暧昧对象,那么这其中会不会有王丽丽?

  裴戈在拿到关键信息之后,就离开了王莎的家。

  王莎把他送到门口的时候,还在问律所的标准律师收费是多少,她怕自己被代理律师坑了。

  裴戈曝出了价格,也就是王秋月的价格,把王莎吓了一跳,比她的律师收费高多了。

  邓明月已经在楼下等,裴戈上了她的车。

  “今天还是去东湖大学吗?”

  “嗯,咱们去化学学院找夏海峰。”

  裴戈把她的发现原原本本的跟邓明月说了一下,然后邓明月告诉她,王东以及其他几个嫌疑人并没有什么异动。

  “如果真的是夏海峰的话,就能解释为什么王丽丽要隐瞒恋情了。”

  裴戈不以为意:“如果是李骁的话,还不是必须得隐瞒恋情,否则教师的饭碗都端不稳。”

  邓明月惊讶:“所以你还没有排除李老师的嫌疑吗?就他那长相,也不像是个杀人犯啊。”

  “如果光靠长相就能锁定谁会杀人,哪里还需要警方做调查。”裴戈面无表情翻看手上的资料,“咱们今天的任务,就是得探探夏海峰的口风,看他会不会跟王丽丽之死有关。”

全国服务热线:139-02003918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地址:
天津东丽区东丽湖建材市场
邮箱:
hayicun@163.com
手机:
139-02003918
电话:
139-020039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