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但当懿旨真的下来之后,她还是颇有些意外无确添加时间:2020-06-30

  说起这个名字,明玥眸中露出一抹夹杂着复杂之色的嫌恶来,她早就与他直言说过,应当避嫌,便是不为着避嫌,她也从未对他有过半分情意,可他竟然答应明珊一起合谋陷害她,为的是什么?

  那些龌龊的念头,她实在懒得多思,只轻哼一声,“便宜么?那就希望他好生消受罢了。”

  看着她如此绝情冷酷的面容,苏钰非但没有半分疑虑,心中反而多了几分欢喜,乐滋滋的模样。

  不过明玥倒是对苏钰的话持一定的怀疑态度,但当懿旨真的下来之后,她还是颇有些意外,暗道苏钰猜的倒是准。

  此事延误耽搁了两日,明珊早已醒来,只不过被禁足在将军府中,紫苏被打了三十大板,丢进柴房中,等伤好之后发卖出去,凝紫斋周围便是明夫人身边的婆子和宋语墨身边的丫头在伺候。

  而明夫人在此期间频频进宫,却不知道说了什么,最终宫中下旨赐婚,夏国公府和平远将军府二女同嫁,这消息一出,不知道羡煞京中多少儿郎。

  不少人都瞧见了当时的情形,不知怎么回事,以讹传讹传出来,竟是祁渊与明珊早就私定终身,情愫暗合,只待有机缘便告知长辈,而夏国公府的夏姑娘对祁渊公子却是一见钟情,竟亲求恩旨赐婚,谁料赐婚当日,这消息不啻于晴天霹雳,震惊了前来参宴的一对小情人,这般情形之下,倒也耐不住什么名声礼数了。

  谁知,却被人瞧见,只得捅破消息出来,索性来个娥皇女英共侍一夫也就罢了。

  尽管如此,还是在朝堂之上掀起了轩然大波,不少人纷纷攻击夏国公府和平远将军府不懂礼数,不知礼法,败坏朝纲人伦林林总总,一时间消停不了。

  虽然如此,三家的婚事依旧照常进行,明夫人从宫中回来就气病了,卧床不起,因了此事的缘故,平远将军府上下都是阴沉沉的,明德也是面色晦暗,痛心不已。

  明珊到底是他二弟唯一的血脉,出了这样的事情,他实觉得愧对,相比之下,宋语墨就显得冷静多了,明夫人身体不适,她就协助料理备嫁事宜。

  嫁妆倒也好办,原先明二老爷和明二夫人过世时留下家产和嫁妆不少,虽被老家族人抢占不少,可也被将军府夺回不少,算起来仍旧是不菲的一笔资产,将军府分文未动,只依旧封存成明珊的嫁妆,准备到时候陪嫁过去就是。

  只是在陪嫁的人员上犯了难,多数人都不愿意跟着明珊一块陪嫁,可又不能挑着不好的去,宋语墨犹豫了良久,才去请示了明夫人。

  明夫人身体不适,躺在病床上,神色难看的紧,似乎没有料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平远将军府,听了宋语墨的话,半晌之后才低声缓缓道:“你瞧着办罢,陛下新提拔了祁渊,怕也有了宅子和侍女,夏国公府自也不会少送人。”

  宋语墨将这话思忖两遍之后,顿了顿之后叹气道:“母亲还是心疼三妹妹,既是如此,那儿媳明儿就找了人牙子,寻几个机灵能使唤的丫头婆子来,过门之后也好有个人伺候。”

  明夫人点了点头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顿了良久之后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宋语墨道:“此事……玥儿与你,是不是早就知晓?”

  宋语墨心中一顿,随即干笑道:“母亲说什么呢?”

  看着她的表情,明夫人似乎愈发笃定了心中的念头,“若是玥儿在,定不会瞧着珊儿如此出丑,此事……另有蹊跷是么?”

  宋语墨尴尬起来,面露为难。

  明夫人见状,叹了一口气,面容上略显的几分憔悴和疲惫,靠回身后的蓉烟软缎迎枕上,顿了片刻才道:“罢了罢了,你们心里头明白就是了,此事我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是……珊儿到底是我明家的人,一切还都多劳烦你了。”

  宋语墨赶紧起身行礼,“儿媳明白。”

  侍奉了明夫人喝过汤药之后,宋语墨这才转身出了门,身边的大丫头蕙竹扶着她小心地跨过门槛,低声道:“姑娘小心。”

  出了门,才听蕙竹语气中似带着几分不满,“姑娘也太好性儿了,三姑娘是明家的人,难不成姑娘就不是了?”

  “住嘴!”宋语墨眉头一凛,低声呵斥道,蕙竹不甘心地闭上了嘴,这才听宋语墨沉沉出了一口气,接着又道,“母亲不是这个意思,你莫要想左了,我心里都明白。”

  蕙竹点了点头,低声称错。

  回院子的路上,宋语墨抬眼瞧了瞧凝紫斋的方向,顿了顿之后低声道:“我们过去瞧瞧吧。”

  蕙竹心中不乐意,可看宋语墨已经抬脚往前走去,到底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得点头答应。

[上一条]:上一篇:湿地迎来可爱精灵 栗喉蜂可眼下却又是这等局面

[下一条]:下一篇:没有了

全国服务热线:139-02003918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地址:
天津东丽区东丽湖建材市场
邮箱:
hayicun@163.com
手机:
139-02003918
电话:
139-020039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