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湿地迎来可爱精灵 栗喉蜂可眼下却又是这等局面添加时间:2020-06-30

  明玥坐在一旁,冷眼看着,座上的庆和公主面色发黑,一句话也懒得说,而一旁的夏月嫣脸上却是血色尽失,看着眼前的乱象。

  祁渊和明珊已经醒了过来,跪在堂中却是半句话也发不出来,待明夫人和宋语墨赶到时,天色已经黑了。

  事到如今暂且是什么也审不出来,夏月嫣和祁渊的婚事已昭告天下,可眼下却又是这等局面,说出去任是谁也觉得难开口。

  更何况,这样的事情……庆和公主微微眯了眯眼睛,怎么会那么巧?难不成是有人陷害?

  明家接走了明珊,明玥这才得以出了门,离开公主府的时候,天边已布满了星子,她微微抬头,明月当空如镜,她缓缓吐出胸怀中的一口浊气,眼中再度泛起如冰冷意来。

  上了车马,里面却并无苏锦的身影,赶车的车夫说,因了世子妃在公主府还有事,便先行将苏锦送回府中了。

  明玥点了点头,坐在车马上缓缓地往镇南侯府行驶而去。回到侯府,苏夫人身边的海棠侍立在门口,她以为苏夫人有事要传召,谁知海棠轻声道:“夫人知道世子妃今日劳心劳力,怕是累了,叫奴婢候着告知世子妃一声,早些歇着,便是无论出了什么事,世子妃的决策都是对的。”

  明玥闻言,倒是忍不住笑了一笑,随后点了点头,这才举步往毓熙院走去。

  回到毓熙院,收拾衣裳沐浴就寝,折柳的脸却还是紧绷着的,明玥也不想多说什么,只沐浴过后,随后便躺了下来。

  只是躺了半夜都久久不能入眠,正望着帐顶的花纹出神之际,却突然听到窗棱处传来一声细微轻响,她动了动眼睛,随后屏气凝息而待。

  不过片刻之后,那声响便换作了脚步声,往床榻处而来,一只手刚刚掀起床帏之时,床帐之内寒光一闪,一柄短剑顷刻间便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。

  苏钰顿住了身形,挑了挑眉,看着眼前目光中精光乍现,寒意微出的眸子,咧了咧嘴角,“原来你早就候着本世子了。”

  明玥轻哼一声,保持姿势不动,森然道:“你再敢不轨,我便一刀刺死你。”

  苏钰微微笑了笑,他倒不是不相信明玥能否下的了这个手,只是伸出手指来,将那短剑利刃挟住,不费什么力气便把它挪开,随后缓缓道:“你要杀我,便是适才就应该下手,若是现在,还是收起来罢,免得伤着自己。”

  明玥冷哼一声,还没说话,短剑就被人给卸了下去。知道抢回来也无望,她索性不动了,只坐起身来,冷冷地看着他。

  苏钰不知怎地,似乎是觉得他夜潜回自己家中,发觉她还醒着,心情比来时愉悦了不知多少倍,自然而然地微微笑着道:“这么晚不睡,是在想你那好妹妹如何安置么?”

  明玥眼角微挑,抬起头来看着他,“你都知道了?”

  苏钰微微笑了笑,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却直轻笑道:“我原以为你会下不了手,没想到你也能狠得下心。”

  “不是我狠得下心,而是她……始终都狠得下心。”明玥垂下眼睑,低声缓缓道,语气中不无落寞。

  苏钰顿住身形,坐在床沿边,抬头看着她,目光中多了几分怜惜,“我与你说过,明珊并不简单,原以为你会不在意,没想到……”

  他住了口,明玥抬起头来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来,“她眼下的境地就是她与祁渊联谋想要置我于此的境地,她都下得了手,我何以不能下得了手?身败名裂?我从不曾想过,她竟恨我如斯。”

  明玥声音略显激动,苏钰沉默了片刻,随后轻声答道:“这与你无关,只是她一意孤行罢了。”

  明玥泄露情绪不过片刻,旋即便收住了怒意,调息心中气息之后,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,语气中颇有几分疲累。

  “母亲的病也是她做的,嫂嫂至今没有身孕也是因了她的缘故,这些也就罢了,可杏雪……待她何等赤诚忠心,她竟然也不肯放过?我从来不知,她的心竟然这么狠?”明玥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,“我既然做了,自然不会后悔,她做的那些,如今回到她身上的不过皮毛罢了,莫论是什么,我都希望她受得住。”

  在她看来,这不过是略施小惩罢了,从今以后,她也绝不会再手软。

  苏钰点了点头,“此事应当不会有什么要紧,不过是看在将军府的面上,夏国公府也只能让步,想来……会是平妻罢了,只是倒便宜了祁渊。”

 

全国服务热线:139-02003918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地址:
天津东丽区东丽湖建材市场
邮箱:
hayicun@163.com
手机:
139-02003918
电话:
139-02003918